[版块公告] 《中国诗界》微信版“现代诗歌专号”第三期

[复制链接]
查看1056 | 回复2 | 2021-2-5 15:2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插入《中国诗界》封面
《中国诗界》微信版“现代诗歌专号”第三期


【新书推荐】
汪渺的史诗情………………………………王童
【本期诗眼】
芳菲梅魂(组诗)…………………………张况
【佳作欣赏】
顾城的诗……………………………………顾城
虚空:哥哥…………………………………高兴
【新作窗口】
十二背后(外一首)……………………班琳丽
【诗情画意】
风吹走最多的是一天一天的时间(组诗)…江耶
【网红打卡】
行走(组诗)……………………………黎均平

***********************
《中国诗界》编委会

    编:王童
编:王永纯  邵悦  张天国
    对:
版面设计:


【新书推荐】

(插入新书图片)

汪渺的史诗情
王童

    甘肃天水的山风水韵是产诗人的地方,天水的神灵似也在挥洒着诗意。且不说李白的身影曾飘荡在此,单就是杜甫在这胜地南郭寺的杜甫祠堂里留下了177首诗,也足以让人侧目。
    翻看天水诗人汪渺发表的万行诗作《白马传奇》,也让人感到惊叹。过去知佛山诗人张况写出过大汉大唐洋洋洒洒的《中华史诗》,却不知蜇居天水的汪渺也写出了这么一部浩繁的“传奇”。当汪渺的笔触触及到这里时,诗人的激情一下子被调动了起来。诚如作者自己在创作记中陈述的那样:我的指头激动了起来……性格偏激的汪渺,你要与主人公阿尼嘎萨同呼吸、共患难,追随着他,和他一道成长。真正的写作,是一种修炼,艰涩和流畅并存,痛苦与惊喜相伴。可见汪渺在创作该诗时投了怎样的创作动力,经历了怎样痛苦的磨励。他曾言,有时在写作过程中,有时会因情而牵,边流泪边写。
白马藏族,亦称白马人。是指居住在甘肃省陇南市文县和四川省绵阳市平武县、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交界的岷山东端摩天岭中的一个族群,人口才约2万多,民族语言为白马语,信仰为自然崇拜、苯教、佛教。白马人历史悠久,最早见于西汉《史记·西南夷列传第五六》:“自冉駹以东北,君长以什数,白马最大,皆氐类也。
将这个几乎不为人知的族群传说、历史衍生出了一部“史诗",除需对当地文化深入了解外,还要有极大的创作热情。汪渺称正是在白马人的狂欢节上,白天看他们表演“池哥昼”,夜晚听他们唱酒歌,日夜我都在歌声中度过。白马人是天生的艺术家,性格豪爽,酷爱自由,善于用歌声表达自己的情感。情感就融入了那片山地,想为白马人写一部史诗,将他们的精神风貌呈现出来。于是,我就搜集了一些有关白马人的书籍,认真翻阅,思索着这个民族的阿尼嘎萨就同白马融合到了一起,成了白马人神话传说中的英雄阿尼嘎萨。
如同《格萨尔王传》一样。白马藏族古代神话、传说、诗歌、谚语等民间文学的丰厚基础上产生和发展起来的。该故事“散落”在白马藏族人居住的各个村落,由不同白马藏族老人口口传颂,存在着不同的口头版本。故事由神奇出世、初露身手、想要成家、托父提亲、进宫求婚、智胜恶棍、凤岭取宝、皇帝允婚、公主生爱、修身从军、情牵千里、鏖战妖魔、盛宴献艺、才赢皇位、降妖除魔、铲除恶霸、抵御官匪、为民造福等20个连环故事组成。
汪渺将这传诵的片段,用诗的缀片联为一体,使之成了上下连贯,并有机地扭结在一起的“史诗”。读这“史诗",如同在读一部长篇小说,沿着诗句的起承转合,感受着奔向眼底的诗潮迭宕起伏而来。汪渺的创作力如此地旺盛,在创作出《雪梦》《沉羊》《郁爱》三部长篇小说(《雪梦》已被《十月》推出),又奋笔疾书出了这部长诗,真有一种敬佩。或许正因为汪渺有创作长篇小说讲故事的本领,长诗《白马传奇》也沿着这轨迹,滑动而来。
诸多诗歌的成型,初始也都是从神话中脱胎换骨出来的,出生在的天水的诗人汪渺自然也感受到了当地女娲补天、伏義创世的附体神灵。他在另一本《创世纪》诗集已表达了这种思绪。在汪渺的诗句中已勾出了这种轮廓:在大海的黑夜里,/穿梭的游鱼便是闪电。/在森林的黑夜里,/翻飞的鸟儿便是闪电。汪渺认为要用真诚态度来写诗,他曾咏道:再精美的诗歌/只要是虚假的/即便刻在月亮上/也会发霉。
诗歌现在某程度上,已部分成了杂乱无法,任意涂抹的零售超市。但像汪渺这样严肃认真创作出的诗卷,的确鲜见。特别是这诗是在为一个弱小民族作传时,它的意义就更有价值了。



【本期诗眼】
芳菲梅魂(组诗)
■张 况
梅姊妹
叶梅、直角梅、绿萼梅、照水梅
携手红梅、洒金梅、宫粉梅、玉蝶梅
款款穿行于人世,这些拒绝合唱的姊妹
跳出百花的视线,为庋藏贵气的一方天地
播撒迥异流俗的凛然之香
在光福赏梅,我满脸都是得而复失的怅惘
好“色”如我,眼里全是梅的伤逝
我必需仰望,才能侥幸嗅到她们近似于无的体香
而香,是一种魅惑
没有形状,却益显庄重、空茫
她们出身各异,籍贯不同
但只要站队,就是清一色的娘子军形象
梅姊妹白色背景下的英姿,遁入教科书的空门
我觉得,她们皇后般雍容的科目
此刻,最适合出家为尼
光福赏梅
瑞雪未霁,梅蕊就迫不及待粉墨登场
无数枝梅,争先恐后挥动水袖里的香
将漫天舞蹈的冷,一步步逼入绝境
所有的香,敛迹于海的深邃
便有了香雪海一世的风光
啊!香雪如海,海阔天空
空即是色,而色绝不能空
在香雪海赏梅,所有的涛声都注定
要被尘世的芬芳勾引、逐一打压
最后拜倒于梅的裙下
太湖是缩小版的海,所有的梅
捧起香雪海,信手一挥
就是千年不灭的瑞气天光
毫无疑问,光福是一个自成体系的香艳之海
光福的光芒如此盛大,那照耀在大地上的暖阳
如旷世之弓,拉开一个半岛弧形的圆满
它随便搭上哪一枝春讯
都是射向彼岸的一箭吉祥
香雪海读梅
大面积撤离的寒冷,是对江南的另一种亲近
到香雪海读梅,四公子无疑是标配
打开光福梅蕊状的履历,我必需以一张机票
省略心情的距离,才能感受太湖平静的存在
谛听离眼睛最近的鸟鸣,我必需摘除所有视力
才能亲炙范小青换届后的苏州热情
我是离江南最近的那个人
离江南最近的人,也是离梅最近的人
离梅最近的人,仅用一瞥惊奇击鼓
就能听到香雪海的心跳,闻到臧棣的芳香
我是离春天最近的那个人
离春天最近的人,也是离悬念最遥远的人
离悬念最遥远的人,心里住着一座芬芳的海
海里飘荡的,是梁晓明《诗江南》头条的落英、梅花的骨骸
在香雪海徜徉,叶延滨就是光福常青的光芒与福音
陆健稍一弯腰,雁西的耳畔就响起汗漫的香艳惊涛
谷禾长出菱角,不经意撑开方文醉酒的柴扉
我看见香雪海的喧响,在程维寻寻觅觅的脚印里绽放
胡弦与龚璇合奏,唱出黄尚恩的小调
一枝梅瘦下去,就成了乾隆那杆御笔
皇帝老儿大笔一挥,皇家气象顿时摇曳生姿
梅花亭外,矗立着缪克构褪色的碑刻
中岛上的每一缕芳魂,都可以点燃育邦落魄的春天
车前子褪下药理的外衣,泼墨就是梅花清高的典故
啊!每一朵梅,就是一个春天形态的香雪海
在梅岭赏无影之梅
梅花是乡愁的火焰
它喜欢点燃离人心上的秋天
即使在不开花的季节
乡愁的长势,也照样比冬天敏感
梅花盛开的地方就是多愁善感啊
漫山遍野摇曳的,都是乡愿不舍的关键词
梅花抖落自己身上的心心念念
肃立的冬天,竟比初雪
还要令人生怜
梅岭是南迁者必需翻越的信念
南迁者必需怀抱梅花的苦寒和凛然之香
将历史赋予的闪电,深藏于心脑之间
他们必需将这一树树拔高的心愿
开进珠玑巷祠堂简约的祭坛
才能越过冬天洁白的心尖
去告慰远去的祖先
他们必需依靠智慧和坚毅
记取祖先入关前的嘱托
才能将梦想,嫁接在明媚的春天
以表情复杂的泪
濡湿枝头的几蕊渴盼
一朵浅红色的梅花,就是一朵咯血的火焰
而思念,永远是一盏不灭的灯盏
生存不易,生活多艰
时间给离人预设的这道必经之坎
总在梅花无法准确定义的颜色中黯然消散
时间是一切事物的最高审判
而梅花,是冬天唯一的胜算
在梅关赏梅,那是一种令人心碎的奢侈
在一朵梅的遗嘱里祭奠祖先
那是客家族人永不换肤的铿锵誓言
超越它,就超越了横亘面前的万卷沧桑
托举它,就拓宽了子子孙孙永不坍塌的生存空间
(插入作者张况照片)
作者简介:
张况,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



【佳作欣赏一】

顾城的诗
顾城
小巷

小巷
又弯又长
没有门
没有窗
我拿把旧钥匙
敲着厚厚的墙


微微的希望

我和无数
不能孵化的卵石
垒在一起
蓝色的河溪爬来
把我们吞没
又悄悄吐出
没有别的
只希望草能够延长
它的影子


雨行

灰灰的
再也洗不干净
我们打开雨伞
索性涂黑了天空
在缓缓飘动的夜里
有两对双星
似乎没有定轨
只是时远时近……

(插入顾城照片)

作者简介:
顾城(1956年9月24日—1993年10月8日),男,原籍上海,1956年生于北京一个诗人之家,中国朦胧诗派的重要代表,被称为当代的“唯灵浪漫主义”诗人。顾城在新诗、旧体诗和寓言故事诗上都有很高的造诣,其《一代人》中的一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成为中国新诗的经典名句。


【佳作欣赏二】

虚空:哥哥

高兴


那虚空其实一直在扩张
在节日的门槛终于
扩张到压迫心脏的地步
那虚空其实就是天空
充满你纵身一跃的背影
如此的沉重,像座大山
悬于头顶,同时又单薄得
能被一缕风刺穿


哥哥,我的哥哥……

此刻,那虚空其实就是
不过也得过的年,就是酒杯
举起又放下,就是夜色一次次
被烟花和爆竹点亮,我却怎么
都看不清你,就是电话线的那一端
你总是爽约,用沉寂替代新年问候
天空太高,世界太冷。此刻
那虚空其实就是你,也是我
独自站在黑暗的中央
想拼命地喊你,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哥哥,我的哥哥……

(插入作者高兴照片)

作者简介:
高兴,诗人,翻译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为《世界文学》主编。出版《米兰•昆德拉传》、《布拉格,那蓝雨中的石子路》、《东欧文学大花园》等专著和随笔集;主要译著有《凡高》、《安娜•布兰迪亚娜诗选》、《托马斯•温茨洛瓦诗选》、《罗马尼亚当代抒情诗选》、《水的空白》、《十亿个流浪汉,或者虚无》等。文学研究和翻译外,还从事文学创作,发表过散文和诗歌数百篇,作品曾被收入几十种选本。



【新作窗口】

十二背后(外一首)

班琳丽


我若说起十二,唯一让它指向2020的尽头
每一个尽头都是一个打开的结局
只是这一个结局,依旧不叫结束。然而日益

明朗。尽管死亡又一次陷入
不分昼夜的狂欢
欲让谁灭亡,必先让他疯狂
而我们,仍不曾手握让死亡尽快死亡的秘诀

四个街边席地而坐的男子,是四个灰头土脸的父亲
他们在谈论割韭菜、薅羊毛这类尖锐的词条
或许压根不曾知道
他们只关心塔吊。钢筋。混凝土。工钱
即将到来的春运,会不会被卷土重来的疫事
搁浅

风,像个更加勤于扫除的小媳妇
枝端枯掉的腐叶,溪畔伏地的白草
热衷于重建的手,不厌其烦地修正遍地错处
再远一些,我看不到的地方,死神窃笑着
收割疲倦的头颅。土地一再拒绝
埋人。再高一些,云团在天空不断抒写什么
这些恸哭流涕的记录员
写下擦去,擦去
又写下

至于我,在十二之上,我将像群山
献出沉默,知晓人间所有秘密,永不说出
也会像折断的翅膀,依然向天空
献出敬畏


我拥有大雪的欢喜,这欢喜是寂静的

我被风拥紧,或者说我拥紧风,几乎是一样的
就像我说大雪封门,或者说门被大雪封堵
而这大雪像被遗忘的封条,至今不见揭去
几乎没有什么毛病

风完成了引渡的使命,不再紧迫
龙槐的枝条邦邦敲打窗户,声音杂乱的
像一个迟归的醉人敲错了房门

几上有茶,杯身依旧烫手
读书的女子,轻靠床立的身体
灯光煅打出来的斜坡,沉浸于一场想象的线条
多么寂静

我旁观这寥落无边的寂静,像旁观她唇上
洗退的烈焰。书页上
急速跳动的字块
我不会告诉她,有风正飞身南下,像急于
掏出怀揣的雪讯,送给等雪的那人

我知道,这有些像我说我拥有大雪的寂静
这寂静是欢喜的
而这欢喜
多半时候会呈现欢呼雀跃的假象

(插入作者班琳丽照片)

作者简介:
班琳丽,笔名班若,70后,现居商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商丘女子诗社副社长。



【诗情画意】

风吹走最多的是一天一天的时间(组诗)
■江耶
《风吹走最多的是一天一天的时间》
虚幻的风用冷,触及现实
我对抗:穿上最厚重的羽绒服
把帽子扣紧,再用口罩把嘴巴控制在内部
只有耳朵了
它们精神抖擞地竖立
在捕捉,在归集,得出零零星星信息:
风还在继续吹,越来越真实:
吹草木,吹流水,吹天上云、地上滚滚红尘
吹江山万里,渐渐变了面目
风吹走最多的,是一天一天的时间
像昨天,像前天。在今天,在明天
风吹我一步再一步,在苍茫人世越陷越深
风吹走,过去的时光
使我越来越不相信记忆,那段模糊时间里
是否有人,曾经真真切切地爱过
我迟疑走在这个寒冷时刻
天地之间,每个人都在匆忙移动
仿佛与命运一起,在奔跑着
我知道,这是风在吹
正在吹走此时此刻,吹走所有的人
连同那些真正发生过的爱,或者誓言
直到吹走,这个荒凉的世间
日历
我给你的,一天一天
未曾开封的,不是空洞,是空白
厚厚的,大半辈子
它的外围,是无始无终
我从不打算论证
混沌之中,圆润的美
你撕一下一张,再一张
从完整的一本上,废弃的页面
是撕裂,是撕扯,撕心裂肺
刻画,时间的刻度
已经不多了,我的一生
你的手上,越来越薄
像世情,被那么多人挤压着
在两个人中间
这日历,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尴尬地耗着,薄薄的一页
它们最终沉陷于冰冷的现实
在暗淡的光线中,慢慢荒芜、消失
故宫
过去的一个地方
它离我不远
甚至在某个早晨
我能呼吸到,来自它的气息
仿佛从一个梦里
在我的北方,左侧
人生的中轴线上
我一直向前看
直到你
在无限的有限之上
天寒地冻的
冻住了,古老的时间
阳光一照,亮闪闪的
全部都是针对我,晃眼
晃得我,突然想哭
回不去了,过去的地方
将我们从美好的过去
一次一次扔出
普查
终于查到我了
阳光普照,照到了这个出租屋
——门上的一张提示卡片上
普查员,把早上招呼
隔着半天时间,在中午送达给我
可以打电话,可以加微信
还可以,到街道、社区去
向这个有温婉名字的人
面对面地,报上自己
埋藏社会深处、无人问津的底细
一个北漂,依靠这间狭小的屋子
能和北京发生联系
在官方的档案里,冠冕堂皇地
留下姓啥名谁,看上去
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我以最快的方式,在手机上填报了信息
向公家表达了一个良民的姿势
在得到回复肯定后,我像被招安的人
暗暗得意,我这租来的生活
终于在普查中,得到了认证
日历越来越薄
日历越来越薄,这一年的日子
就要过完,它们平常,但非常快
它们一日一日地,飞跑着
越过我们,我们意识到时
猛回首发现,竟然没有几天了
实际上,它们并不能真的
撇下我们。我们深陷其中
像在河流里被水流挟裹
成为流水的一部分,奔涌向前
这一年,我给你的日历
一页一页地陪你。你翻动它们
仿佛翻动我,我们相视一笑:
它们已经是你时光里的一部分
这一刻,我把我给了你
像一个动作,融进你生命深处
想到你的手指在纸页上划过
这一页、这一天就变得十分珍贵
时间是无痕的,我感受到你的温度
这一年过去不过去都毫无意义
它与你有了关联,仿佛我们的命
使一页日历,成就出一首诗意
(插入作者江耶照片)
作者简介:
江耶,本名蒋华刚。安徽定远人,生于乡村,活于煤矿,现北漂。知命而顺从。偶写诗、小说等。



【网红打卡】

行走(组诗)
黎均平
在九门口长城
你的等待,与我的等待
在这个下午,实现了完美会合
所有的战争和往事都不及
眼下穿腋而过的风骨感生动
此刻,我的世界里没有敌楼、战台、墙台
没有烽火哨、暗道  
没有徐达、吴三桂、李自成、多尔衮……
工事成为摆设,长城正在变短
九门口的水,干涸得只剩下白骨般的河床
这个下午,在穿越中
我为自己和时代
又一次幸福不已
舟曲素描

在甘肃
向南,再向南
白龙江一侧身
即亮出舟曲的腰身
循身抚摸
桃花源还在陇上。藏乡江南也在
一只雄鹰扇动经典的翅膀,奔向图腾
一双重建的大手,已把舟曲悄然扶起……
在呼伦贝尔
说是发迹的地方
似乎对英雄不敬
但呼伦贝尔
在一部蒙古史,一部中华文明史中
其地位非语言所能撼动
这里,是原点,是摇篮
今夜,我就在呼伦贝尔
在呼伦贝尔首府海拉尔
在曾经长野韭菜的地方,看
正在蓬勃生长的现代化城市,看
城市的枝蔓,如何
精准地落在历史的草上
但今夜,我不想修齐治平
我只想做大草原的一棵草
以匍匐的姿态
进入,自由自在的进入
呼伦,贝尔,以及它们的珠联璧合……
在岳池高低坑瀑布
高与低,经过长时的对举
借助水的和解
才换来短暂而壮美的瀑。就像完成一次握手言欢
这多少暗合了坪滩背后的深意
正是油菜花儿朵朵生动
蜜蜂还没有来
而采风的队伍蜂拥而至
料想忙慌的他们,又会采酿出什么高低来呢?
总想给武胜写首诗
诗歌太短
而诗歌之乡武胜
则如流经的嘉陵江一样绵长
远不止于以武取胜那点篇幅
宋蒙战争那些事
已被今天的风吹得只剩下一个感叹号
在武胜
无论哪一个点
都适合写诗
四面八方都是豁口
远丘近陵都长诗点
117公里嘉陵江母爱
把武胜深情够了
1541年建县史发酵成陈年老酒
把武胜陶醉够了
听!诗潮澎湃中已有乡村振兴的鼓点
看!一串串诗眼正鱼贯而入
85万父老乡亲你方唱罢我登场
不需要借助意象,一个个都是出色的诗人
(插入作者黎均平照片)
作者简介:
黎均平,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星星·散文诗》《散文诗》《散文诗世界》《华西都市报》《廉政瞭望》等报刊,入选多个年度选本,曾获中国网络散文诗赛2014年度总决赛季军,著有散文诗集《低处无风》。



副主编:王永纯、邵悦、张天国

中国大型诗歌读本《中国诗界》现代诗微信版
欢迎全国读者阅读关注!
欢迎全国作者积极投稿!
优稿优选,给您惊喜!

《中国诗界》微信版,由西南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学术指导,《中国诗界》编辑部主办,《中国诗界》旗下公众号"中诗界在线”运营。微信版“现代诗歌专号”新年隆重出刋,现向全球华语写作的广大诗人征稿。有关事项公告如下:
     一、《中国诗界》微信版设:
    现代诗歌专号、中华诗词专号、散文诗专号、诗评诗论专号、诗书画专号、短诗专号、微型诗专号、爱情诗专号、山水田园诗专号、少年儿童诗歌专号、汉诗英译专号等。各专号

现代诗歌专号投稿邮箱:xdsgzh@sina.com


二、投稿须知:
    严禁抄袭、必须原创,文责自负,若有版权纠纷由作者负责。
    投稿时选择专号投稿邮箱,附个人简介、彩色照片、详细通讯地址、电话、微信。
    咨询微信:18513901870
    欢迎您的佳作!
    欢迎踊跃投稿!


                    《中国诗界》编辑部
                       20211




办《中国诗界》一流诗刋
    办《中国诗界》一流微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终寿马 | 2022-3-22 18:59: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初来乍到,不知道怎么投稿,请指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员 | 2022-5-29 17:5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终寿马 发表于 2022-3-22 18:59
初来乍到,不知道怎么投稿,请指导

直接发到大家论坛就可以,先注册,再发表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39

主题

33

回帖

85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55